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就只是一个笑容
    苏泽见诸葛成一副不愿意提这事的样子,连忙扯嘴笑了一下,然后转移话题的问道。

     “那我师父,去哪里了?”

     “白师兄渡劫去了。”诸葛成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收起了自己的那一副臭脸,他虽然满脸的不高兴,可也知道,整个人时间跟苏泽这个小师侄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从刚刚他一回来所看见的场景来看,恐怕,还吃了不少的亏......所以在面对苏泽的时候,他的脾气还是控制的住的,“我先派一艘仙舟,将你和八师弟送回鸿蒙师门。没想到,忙活了那么半天,还是让人把这封印给破开了......”

     “这不是还没完全破开嘛!”苏泽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连忙扯了扯诸葛成的衣袖,非常认真的说道,“四师叔,为什么我觉得这些妖魔压根没什么恶意?”

     “此话怎讲?”诸葛成眉头一皱,眼神冲着地上的那面狼藉扫了一下,然后才将自己的目光对上苏泽。

     “那个......事实上,在他们没有围攻回来的时候,那只大鸟根本就没想过要攻击他们!”

     “咯——”

     三足鸟这个时候非常合时宜的低叫了一声,将诸葛成的目光又重新引向了它。诸葛成的目光之中露出了思索之色,片刻之后,他大手一挥,冲那些还围着他的修士们说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没事的赶紧给老子滚,别在这里添乱!给我滚出城去!看你们干的这些事!留在这里好玩是吧!”

     转瞬之间,那些原本围着诸葛成等候吩咐的修士们,一下子全跑了,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来过一样......苏泽的嘴角一抽,怎么感觉这群家伙跑的比兔子还快?

     “来来,小师侄。上来。”诸葛成唤出一艘仙舟,领着苏泽走了上去。将罔恨安置好之后,他又领着苏泽在一旁的方桌旁坐下,一边倒着茶水,一边说道,“你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在原原本本的跟我讲一遍。”

     苏泽只是略一思索,就将自己之前遇见的事,全都和盘托出了。当说到,那三足鸟不顾一切的保护她的时候,诸葛成的眉头一挑。

     他“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来回踱起了步子。

     “四师叔......”

     “小师侄。”就在苏泽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诸葛成一下子就打断了她,然后“刷”的一下又坐到了苏泽的面前,“你听着,上古之神为什么要抹杀妖魔这个种族,事实上我们毫不知情,甚至从鸿蒙师门到天启神殿,都没有任何的古献有所记载。”

     “额,嗯嗯。”苏泽迷茫的点着自己的脑袋。

     “啧。真笨,你怎么比我还笨。”诸葛成一见她这样子,就知道她没听懂,于是只好摊着手说道,“我的意思是,很有可能妖魔被封印,并且他们整个种族都被抹杀了是有人故意扭曲了什么事实。”

     “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苏泽呆了。

     “肯定有好处。”诸葛成点着头说道,“你假设一下,我们知道了妖魔不是坏的,然后我们把妖魔的封印全都打开了,那么谁最吃亏?”

     “修罗界啊!”

     “对啊!”诸葛成一拍手,然后揉了揉苏泽的头发,“终于聪明了一回哈。”诸葛成随后将自己的双刀拿了出来,放到了那方桌之上,扭了扭自己的手腕,“小师侄啊,说实话,因为妖魔肆虐这种事呢,是我在入门之前就听说了的,如果你不是白师兄的真传弟子,我还真不会相信你所说的话。毕竟,这种事都已经在灵界沉浸了上千年,这么长的时间,早就让修士对妖魔的印象根深蒂固。”

     “那,四师叔,你打算怎么处置外面的那只、鸟啊?”苏泽干巴巴的用只是的手指点了点仙舟的外头。

     “额......这个么。”诸葛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就只能重新封印了。”他无奈的看着苏泽,“师尊是不会同意把它给放了的。”

     “为什么啊。”苏泽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没办法,师尊他老人家好像知道些什么,可是一直不肯跟我们这些做弟子的讲,对于妖魔,师尊看的比杀父仇人还重,都不知道那种仇恨究竟是怎么来的。”

     “可是......”苏泽迷茫了,“不是放了妖魔对修罗界的威胁是最大的么?为什么师公他......”

     “这我就不知道了。”诸葛成“刷”的一下又站起身,“这事你得自己去问师尊,看看师尊他老人家愿不愿意告诉你原委。实在不行,你也可以把发生的事都给他老人家讲一遍,看看他那分辨是非的能力,到底是倾向妖魔呢,还是倾向修罗界。你们先回师门,我在这看着这鸟别再出什么乱子,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诸葛成说完这句话,提着自己的双刀就走出了仙舟,在那艘仙舟起飞之后,诸葛成的目光才落到了那仙舟之上,许久,他拔出了自己的双刀。

     “今日放了她,究竟是对是错......妖魔的事......”尖锐的刀尖对上了那三足鸟,惊的原本安安静静蹲在那里的三足鸟,翅膀都有些不稳的一扇,“虽然很信任白师兄,可是,对于妖魔会是‘好人’这种事,还是需要亲眼验证了之后,才敢下决定的吧......”

     苏泽小师侄如果真的会站在妖魔那边呢?

     这个念头只是在诸葛成的脑子中闪了那么一闪,随后,他的目光就专注的盯着眼前的三足鸟。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白师兄自己会解决的吧?”

     诸葛成闭上了眼睛,脑海之中似乎闪过了在那仙舟之中,当他把双刀拿出来,放到方桌上之时,那丫头对他的傻笑。明明就是那一抹傻笑,让他瞬间就丧失了用这对双刀了结了她的勇气!

     “可恶......”诸葛成猛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明明,就只是一个笑容啊!诸葛成,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容易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