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滚滚滚
    闫十三就算是再怎么惊讶,也跟在白逸的身后,一路上释放着自己的气息,笼罩着他们,让这地下王国里的阴气对的影响减少到最低。

     知道上了那洛峰长亭,他才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息,一脸笑意的看着诸葛成。

     可诸葛成明显不想买他的帐,看着重伤的罔恨,恨不得用刀子在闫十三的身上开个洞。

     “喂喂喂,小成子,我可是把他们给带上来了,就不要用这种眼神盯着我了吧。”

     “哼。”一声冷哼,诸葛成直接无视了贴上来的闫十三。

     “我去渡劫,你们先回去。”

     “白师兄突破了?”惊讶之情还没表完,白逸就身影一闪消失不见,诸葛成抬头望了望天,接过了背着罔恨的重任。

     “喂。”闫十三凑了过来,“你们的白师兄,好像不太一样。”

     “......”诸葛成嫌弃的斜了一眼闫十三,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背起罔恨就率先走了。

     闫十三耸了耸肩,嘴里嘀咕道。

     “鸿蒙师门的弟子竟然不知道白逸身为炉鼎的身份?还是......”他的眼睛看了一眼地下王国的正中心,碧绿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红光,“他们其实都知道,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当诸葛成回到城主府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原本算得上大气的城主府已经成了废墟,而那被封印的妖魔,此刻就蹲在自个小师侄的身后,而且,看那群修士的样子,像是把自个的小师侄给当成反派了?

     “你们都在干什么!”一声怒喝,让那些围攻着苏泽的修士们纷纷停了下来。

     苏泽欲哭无泪的看着诸葛成,四师叔,您可终于回来了。

     事实上,白逸给她的霓裳羽衣确实好用,防御力也不是盖的,这么些人,按照苏泽所说的,不实用灵力和刀剑的情况下,打的都快手脚发麻了,还没能破开那霓裳羽衣的防御力。

     要知道,修士哪怕只是用纯肉体的力量,也是有开石劈山的能力的。

     更何况,苏泽又是一个没有丝毫灵力的凡人,那防御结界,完全是凭借霓裳羽衣自身的阵法所支撑,也算是一件不错的宝贝。

     可是,被那么干巴巴的被人围殴,苏泽表示自己也很蛋疼,嗯,是脸蛋的蛋。

     诸葛成的脸很臭,恶狠狠的目光“唰”的一下就朝着闫十三盯了过去,看的闫十三连忙举起了双手,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

     “不是我做的,我哪来那么大本事把那玩意放出来?再说,我不是一直跟你们在一起嘛。”

     “你是不是知道是谁?”

     诸葛成第一怀疑的就是闫十三,没理由这家伙把他们几人都引走之后,就有人来他端老家,把这封妖印给破了!虽然没有完全解开,可却让这妖魔成功凝聚出了妖身,要重新封印,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

     “我还真不知道。”闫十三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能够破开封妖印的恐怕没有几个人吧?除了你们这些‘正派人士’的领军着,那什么云雾道人啦,天启天帝啦,谁又有这种本事?况且,妖魔那边的高手不全都在那地下王国当亡魂呢嘛!现在这个世界上跟妖魔有关的除了我们这群半混血,谁会没事干闲的蛋疼去解开那什么破封印啊!”

     “你这话不就是说你们确实有理由破开这封印?”诸葛成的脸是越来越黑,伸手一挥,那群围着城主府的修士纷纷退到他的身后,一副听候吩咐的样子等待诸葛成下令。

     “是啊。”闫十三这会显得倒也真挚,“按理来说只有我们是不错的啦,可是我们因为血液不纯,修炼本身就难登大道,实力强是一方面,功法若无大道加持,想要破封印又是另一方面了嘛。”

     闫十三笑的人畜无害,诸葛成的脸是越来越僵硬,这个时候,那群站在他身后的修士有人站出来说道。

     “当那封妖印破除之后,我们重新围剿过来,只在此地发现了那个妖女!说不定封妖印,就是此人所开。”说着,那人的手指指向了苏泽。

     “滚滚滚!”诸葛成冲着那修士就是一顿吼,口水恨不得喷那修士一脸,“你们脑子给猪拱了!那是我小师侄!什么妖女?滚一边去。”

     “......”诸葛成的一番话让所有的修士都面面相觑,他们之间互相看看你又看看我的,最后忍不住的,所有人的目光又放到了苏泽的身上。

     苏泽这个时候呵呵一笑,扯了扯有些僵硬的脸颊,然后伸手冲着那群修士摆了一个“嗨”的手势。

     早就跟他们说了不要打嘛!非不听......

     那群修士也很无语,看着满地的狼藉,难道,这些修士,是白死了?

     “小师侄。”诸葛成走到了苏泽的面前,“你是怎么回来的?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嗯。”苏泽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身后的三足鸟,“是一个叫枼的年轻人把它给放出来的,我也是被那个叫枼的家伙,给抓过来的。而且看起来,那个年轻人跟它的关系还不一般。”

     “枼?哪个枼?”

     苏泽想了想,然后说道。

     “那个枼,与‘罪业’的业同音,也与‘罪业’的业同意。我就只知道那么多,还有就是,那个家伙很逆天,不管用什么方法去看他,都能够被他发现,简直强的不是人。”

     “与‘罪业’的业同音,也与‘罪业’的业同意。”闫十三重复了一句,然后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错不了了,你们麻烦大了。”

     “你认识他?”诸葛成的眉头皱了起来。

     “不认识,只听说过。”闫十三说道,“那个家伙一般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怪不得我把你家小师侄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都能够被人给找过来,感情是那个家伙来过了,这样也不奇怪。”

     “到底是谁!”诸葛成又开始暴怒了,恶狠狠的盯着闫十三。

     “小成子,你就不能温柔点?”

     “说!”

     “枼嘛,传说之中的天罪之神咯。”

     “靠!怪不得那么逆天!”苏泽忍不住说道。

     “滚!”诸葛成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世界上哪里有天罪之神?你丫的别胡扯,赶紧说,到底是谁!”

     “啧,跟你说了你又不信,那我说个屁啊!”闫十三翻了一个白眼,“我走了,我估计再呆在这你,你又要忍不住砍我了。”

     说完,闫十三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诸葛成的脸色这才看起来好受一些。

     苏泽见诸葛成不说话,可又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罔恨、八师叔他,怎么了?”

     其实,当她看见罔恨趴在诸葛成的背上一动不动的时候,就想问了,奈何大家的目光都在封妖印和三足鸟上,这会,她才有机会插口去问罔恨的事。

     可一提起这事,诸葛成的脸色又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