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鸿蒙师门
    “你觉得呢?”白逸微微一笑,看向苏泽的眼睛笑成了一对月牙,“你觉得,罔恨的王位是如何来的?”

     正准备上前的罔恨听白逸这么一反问,突然就停住了脚步,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

     他很好奇,自己这个幽王,在苏泽的眼里,究竟是怎么样的。

     “世袭,应该是世袭吧。”苏泽不假思索的回道。“就他那种见人就上的德行,能够得到一个‘王’的爵位,应该是世袭制才有可能吧?”

     “......”罔恨的眼睛一眯,原来他在自个小奴隶的面前,就连一个小小的爵位,也得是“世袭”才能得到的么?

     还有,见人就上的德行是什么鬼?

     看见白逸嘴边的笑意,苏泽一愣。

     “难道说,那个家伙的爵位不是世袭制?”

     “当然不是。”白逸叹了一口气,“百年前,修罗界大举进攻灵界,罔恨一身血衣杀的修罗众将肝胆俱裂,天帝见他如此勇猛,于是封他为王,赐下字号为‘幽’,幽王的名头便是在那时打下的。”

     “咦,那师父呢?”在苏泽看来,罔恨能够做到的事,自个的师父一定不会差太多。

     “呵呵。”白逸一笑,手掌抚了抚苏泽的头顶,“我那个时候,正在闭关,到是没能见到贤弟的英姿。”

     “太可惜了。”苏泽叹了一口气,“如果师父参与了那场战斗,恐怕能够得到更大的官。”

     “哈哈。”白逸爽朗一笑,“你可别老是小看幽王啊。在我的眼中,这位贤弟,可是天资卓越呢。”

     “哼。”罔恨终于忍不住冷哼出声,“我在她眼中早就已经败坏成‘见人就上’的小人了,被小看了,又有什么关系。”

     “我去!你丫都听到了啥?”苏泽在见到罔恨的时候,一身冷汗“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暗暗鄙视着这个偷听狂,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向白逸的身后挪了挪,悄悄躲在了他那宽大的仙袍之后。

     罔恨见她这副样子,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喂,我说小奴隶,你难道不想深刻体会一下我的‘德行’么?”

     “滚!”苏泽一声怒吼,猛的一跺脚,一甩衣袖,愤恨的从罔恨的眼前走过,钻进了那船舱之中。

     “呵呵。”白逸看着罔恨黑下来的脸,轻笑出声,他早就看出罔恨对苏泽有意,于是道,“贤弟,对待女孩子,可不能像你这般。”

     “对待一个奴隶,难道还需要什么好脸色么?”罔恨不屑的说道。

     “你啊,既然对她有意,为何不好好待她?”

     “对她有意?”罔恨嘴边挑起一丝嘲讽的笑意,“白师兄,你哪里看出我对她有意了?就算是在那妖魔的爪下挺身而出,也不过是不想让那么有趣的东西死的那么早罢了。”说完,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好歹,也是我第一个奴隶呢......”

     “哎。”白逸跟着也叹了一口气,就是不知,他究竟想到了什么......

     仙舟的速度在船上这三位爷的眼里,自然是算不得快的。但在苏泽看来,从幽王府飞到传说中的鸿蒙师门,也不过是睡一觉的事。

     “徒儿,醒醒。我们到了。”迷迷糊糊的苏泽被白逸给推了起来,见她一脸迷茫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现在已经到师门了,你赶紧收拾一下自己,跟我下去。记得要快些。”

     “哦,好的。”

     苏泽连忙打起了精神,简单梳妆了一下,就踏出了船舱。

     还未下船,就被眼前气派祥瑞给震到了。

     山峦迭起,云雾缭绕。

     一栋栋古朴宫殿耸立在山峦之巅,一片片洁白祥云环绕之上。隐约之间,郁郁葱葱的林木点缀。细听之下,还有丝竹之音不知来向何处。

     仙舟停靠在主峰之前,一条冲入云颠的石梯将目光牵引到一个恢宏大气的殿堂之上,那殿堂竟兀自闪着金光,还有点点紫色雾气萦绕,祥和又不失典雅,神秘又不缺庄严。

     眼前的一幕让苏泽钳口挢舌,却也不忘先寻找白逸的身影。

     云雾道人早已经不知去往何处,罔恨和白逸明显放心不下苏泽,一直在船下等候着。

     在看见苏泽出来之后,白逸冲着她点了点头。

     “为师先带你去领下腰牌。”

     罔恨就没白逸那么客气了,先是翻了一个白眼。

     “怎么那么慢。”

     听到罔恨责备的话,苏泽尴尬的笑了笑。却也没随意的搭话。

     她知道,来到了这鸿蒙师门,眼前的这两个人的身份就比她高了一级。白逸还好说,可若是还像之前那样,对着罔恨没大没小的,估计不被有心人惦记,也会被这家伙在鸿蒙师门的粉丝给围攻......

     慢腾腾的跟在白逸的身后,苏泽还是忍不住好奇的东张西望,这才发现,在这仙舟停靠处,还有一个驿站,驿站的样子同样古朴大气,雕梁画栋,美轮美奂,却少了那在主峰之颠处的那份神秘和典雅。

     白逸领着苏泽进入了那驿站,而罔恨在驿站门口处徘徊了一会,最后却一抬脚,不知飞往了何处。

     驿站内的人不多,只有两个驻守长老,和稀稀落落的几个鸿蒙弟子,他们见白逸这个大弟子亲自带着苏泽进来,目光不由自主的全都汇聚到了她的身上。

     两个驻守长老见来者是白逸,竟然连忙从座处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白逸的面前,恭恭敬敬的作了一个揖。齐声喊道。

     “大师兄。”

     白逸冲他们点了点头,指着苏泽说道。

     “这是我新收的真传弟子,麻烦你们赶制一个腰牌出来。”

     “不麻烦不麻烦。”两个驻守长老是连忙点头哈腰的应了下来,可下一秒,他们像是意思到了什么一样,瞪大着眼睛看向了苏泽,“大、大师兄?您刚刚说,这位是、是您的真传弟、弟子?”

     得,这下说话都不利索了。

     “是的。”

     白逸微微一笑,还是那一副风淡云清的模样,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所有看向苏泽的目光,在他做出肯定的回答之后,全都变得炽热了起来。

     他们听见了什么?

     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平凡凡的女娃,竟然是白逸大师兄的真传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