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破风英雄 第三十一章 营养菜谱
    罗克敌用了不大会儿的时间就把卢英雄山地车的变速器重新调校好,随后他又走进了健身房,对着还在埋头跟车胎较劲的三个人道:“好了,徒手扒胎的技巧和应该注意的问题,西风刚才已经都告诉你们了,你们先停一下,听我说。。。。。。”

     任破天三个人现在觉得徒手扒胎在看尉迟西风弄的时候非常容易,可是真等到了他们自己动手的时候,到现在居然是看起来有点儿二的任破天最先成功过一次,卢英雄则在任破天不久之后也成功的徒手取出了车圈里面的内胎。

     而看起来对这个徒手扒胎不屑一顾的徐长风,到现在还没有完成一次,这不得不让好强的徐长风忿忿不平。

     任破天三个人听见罗克敌问他们话,三个人低着头答应了一声,随后继续埋头苦练着徒手扒胎的技能。

     罗克敌看了一眼尉迟西风,发现他也在无奈的看着自己,罗克敌冲他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用力的大声喊道:“好了,全都停下来,听我说。”

     任破天三个人听见罗克敌大声的喊停,他们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罗克敌。

     罗克敌看任破天他们全都抬起头看着自己,道:“徒手扒胎的技巧和应该注意的问题,西风刚才已经都告诉你们了,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要多多的练习了。从明天开始,以后每天早上6点半到校,来了之后要先跟田径队一起练习一个小时的体能训练,然后回到这里练习徒手扒胎。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三个人答道。

     “嗯”罗克敌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下午放学之后,你们要先来这里练习,然后再去田径队体能训练。”

     “教练”任破天这个时候怯怯地问道:“那个,这个徒手扒胎我们要练到什么时候呢?”

     听任破天问罗克敌这个问题,徐长风和卢英雄也都一起看着罗克敌,罗克敌微微一笑,道:“练到什么时候吗?西风。。。。。。”

     尉迟西风听罗克敌叫自己,心知罗克敌叫自己要干什么的他,赶忙道:“教练。”

     罗克敌道:“西风,你的三位队友问我他们的徒手扒胎要练到什么时候,你去给他们再做一次示范,这次用你的正常速度。”

     尉迟西风有点面带苦涩和无奈的回答道:“是。”随后他面色一整,把地上的两个车轮放在自己身前摆好,然后对着任破天他们道:“各位学弟,你们看好了。。。。。。”

     尉迟西风话音一落,双手便快速的拿起地上的一个车轮开始徒手扒胎起来。。。。。。。

     尉迟西风扒胎的速度之快让正在看着的任破天三个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他们只感觉一瞬间的功夫,地上的两个车轮内胎已经被尉迟西风给取了出来,随后尉迟西风没有任何的停歇,一气呵成的又把它们给重新的装好,并打好气,这一套动作下来花去的整个时间也就不到两分钟而已。

     罗克敌看着此时目瞪口呆的三个人,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清楚自己要练到什么时候了吗?”

     “清楚了,清楚了”任破天点着头答道。然后一脸崇拜的看着尉迟西风道:“西风哥哥,你好厉害呀!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快的?我刚才看你弄的时候,我都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好像一眨眼的功夫你就把两条车胎全都扒下来了,又一眨眼,你就又把它们全都给重新装好了。”

     尉迟西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只不过跟你们一样,在加入骑行社团的时候跟罗教练学的第一项内容也是这个徒手扒胎。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如你们几个,我是在练习了三天之后才第一次把车胎扒了下来,小天你和英雄才是真的厉害,这么快的时间就可以把车胎扒下来,而且我看长风也用不了多久也是可以成功地。我才真的是好嫉妒你们才对。”

     “真的吗?你不是为了安慰我们才故意说自己练习了三天才第一次把车胎扒了下来吧?”任破天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呵呵”尉迟西风笑着道:“我骗你们这个干什么?其实你们只要勤加苦练,将来徒手扒胎的速度一定会比我还快,技术比我要还熟练。我现在虽然不用向你们这样天天的练习了,但是我每周还是会练习几次徒手扒胎的。”

     “哦”任破天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怎么自行车队最快的徒手扒胎的记录是多少?”

     “是。。。。。。”

     “你们说够了没有?”尉迟西风刚想回答任破天的问话,就被罗克敌在一旁冷冷的话语给打断。

     四个人抬头看着罗克敌,只见罗克敌冷冰冰的道:“你们几个之间刚才的互相吹捧让我感到一阵一阵的暴寒和恶心,我发现西风你的技术有明显的退步,从明天开始,你跟他们一起练习徒手扒胎。”

     “呃。。。”

     “怎么?你有意见?”罗克敌看着尉迟西风脸上有点发苦的表情,淡淡的对他说道。

     “没有,我明天早上跟他们一起练习徒手扒胎。”听出罗克敌问话中带着不善的语气,尉迟西风赶忙道。

     “嗯”罗克敌道:“好了,你一会儿继续自己练习,我带着他们三个人去找老马头去。”

     “是”尉迟西风答应了一声。

     罗克敌指了指任破天他们,道:“你们三个现在跟我走。”

     徐长风和卢英雄有点同情地看了一眼尉迟西风,然后跟在罗克敌的身后走出了健身房。任破天这个时候心里面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关系,让西风哥哥也要跟自己几个人一起再重新练习徒手扒胎。

     心中过意不去的任破天还想再跟尉迟西风说什么,尉迟西风用眼神赶忙制止住任破天,朝微微一笑,指了指走在前面的罗克敌,嘴不出声的动了几下。任破天看口型明白尉迟西风说的是:没关系,不要介意。

     任破天只得再次朝尉迟西风抱歉的笑了笑,然后也紧跑几步追上了走在前面的卢英雄和徐长风,三个人跟在罗克敌的身后,朝着站在跑道边的马福顺走去。。。。。。。

     “马教练”罗克敌离着老远就冲马福顺打着招呼。

     “罗教练”马福顺听见罗克敌喊自己,也赶忙应道。然后他笑吟吟的道:“我说罗教练,你们今天怎么出来的这么晚才到我这里啊?我都等你们半天了。”

     罗克敌道:“哦,实在不好意思,我忘了提前跟您说,我今天教他们几个徒手扒胎来着,所以这才来得晚了点。”

     “什么”马福顺吃惊的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以前教骑行社团社员徒手扒胎的时候,都是每年在骑行社团新人加入一个月之后吧。等那些新人退出的差不多了,你才开始教留下来的人吧?怎么今年这几个人刚刚加入,你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教上他们了?”

     “呵呵”罗克敌打了个哈哈道:“也没什么,这不今年加入的新人实在是太少,我怕过不了一个月这三个人就得全都退出,所以只好先能教一点是一点了。”罗克敌嘴上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他眼里面一闪而过的亮光,明显的出卖了此时他的真实想法。

     罗克敌的一举一动全都被马福顺看的一清二楚,听罗克敌这么说,马福顺也没有挑破,只是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他们三个人的体能训练这块儿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好了。”

     罗克敌忙感激的道:“那就麻烦您了。”

     马福顺看一眼罗克敌没再说话,而是冲卢英雄他们三个人招了招手,把他们招呼到自己身边。

     马福顺随手递给任破天几张纸,然后跟他们三个人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的体能训练就由我来负责了。我下午的时候已经说过,田径运动是体育之母,而体能则是从事所有运动的基础,没有体能作保证,你从事不了任何的体育项目,包括。。。铅球。”

     马福顺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还在低头看着自己地给他几张纸上面印着内容的任破天,心里又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长风和英雄你们两个人初中的体育考试成绩我刚才看了一下,成绩还不错,都是满分。”

     “但是”马福顺话锋一转,道:“满分并不能说明你们俩的体能没有问题,要知道公路自行车运动是一项十分考验人的体力和耐力的运动。所以你们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将要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来进行体能的训练,清楚了吗?”

     徐长风和卢英雄道:“听清楚了。”

     “马教练”任破天这个时候抬起头举着手里面的几页纸对着马福顺问道:“你给我的这几页纸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啊”马福顺笑眯眯的回答道:“这个是我特别为你小天天制定的在这个训练期间的营养菜谱啊。”

     任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