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破风英雄 第二十八章 任破天的野望
    卢英雄听见罗克敌在问自己,他一挺胸膛,表情严肃认真的回答道:“报告罗教练,加入骑行社团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骑行、热爱公路自行车这项运动。从小我就梦想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自行车赛车手,参加世界上最顶级公路自行车的比赛,为华夏国夺取荣誉。”

     “嗯”罗克敌听完后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任破天,笑眯眯的对他说道:“小天天啊,这次又轮到你了。你可千万别紧张,认真想清楚了再回答我。毕竟马教练下午说的话不是无的放失的,他看好你的理由其实都出乎我的意料,而且我相信只要你真的跟着他一起训练,肯定要比跟着我会取得更大成就。再说我定下的规矩是来去自由,你如果现在想要退出也是没有关系的。”

     任破天对于罗克敌前面说的是什么都没有认真听,他就听见罗克敌又再跟自己说着他定下来的规矩。任破天想到刚刚徐长风说的罗克敌就像复读机一样总是把规矩挂在嘴边的话,他忍不住自己一个人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罗克敌看见任破天听完自己说的话,忽然一个人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呵呵的傻笑起来,一头雾水的他看着任破天。他现在在考虑要不要打破一下自己定下的规矩,把这个看起来有点儿二的任破天做为自己第一个开除出骑行社团的人。

     其实不止任破天一个人在那里笑着,徐长风他们三个人此时也都在偷偷地暗自笑着,只不过他们没有任破天傻乎乎的笑得那样明显,再说罗克敌现在一直在盯着任破天看,所以没有发现他们几个人脸上的表情此时也是在努力的忍着笑意。

     最后还是尉迟西风碰了一下任破天的胳膊,对他说道:“破天,教练问你话呢,你笑什么?你赶紧回答他啊。”

     “哦”被尉迟西风碰了一下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的任破天,看见罗克敌一脸困惑阴郁的盯着自己,他赶忙回答道:“报告罗老师,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自行车手。我要成为公路自行车赛的王者。”

     “嘁”徐长风听任破天说完之后马上嗤笑道:“以为你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笑了半天是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呵呵,还公路自行车赛的王者,你知道什么是公路自行车赛吗?”

     “我怎么不知道”任破天忍不住针锋相对的反驳道:“山地之王才是公路之王,这句话你知道么?”

     “呃。。。”徐长风一脸愕然地看着任破天。

     任破天一脸我就知道你没听过的表情,得意洋洋地卖弄道:“我就知道你没听过。告诉你公路自行车手,那也是分为爬坡,冲刺还有全能车手几个分类的,你连这个都不懂,我看你也就知道戴个破头盔耍耍帅,唬一唬那些无知的小女生。。。。。。”

     “你。。。”徐长风听任破天这么损自己,面子上有点挂不住的他,马上反唇相讥道:“嘁,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一句话就在这里显摆。”

     “就算是爬坡也是你一个人骑在前面去爬坡”徐长风坏笑道。

     “为什么?”任破天问道。

     “这还不简单”徐长风看了一眼任破天,夸张的比划道:“就你这身材、这体重,整个像一个压路机似的,等你骑车过去,不论什么样的山坡也都被你给压成大平路了。我们这些人跟在你后面骑,根本就没有坡可爬。”

     “胖怎么了?”任破天一听徐长风这么说,不服气的道:“告诉你,原来在很久之前,米国的职业篮球联赛上有一位叫’奥尼尔’的中锋。他可是货真价实的要比我胖多了,那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一堵墙。可是他的球技却非常高超,喜欢他的球迷给他起了一个“大鲨鱼”这个跟他名字的发音比较接近的绰号,再加上他体型巨大,和鲨鱼类似,他因此得名。跟他所在的同时代的球员里面,属他拿的冠军最多,喜欢他的球迷也是最多。”

     任破天抬起头又看了一眼健身房外面体育场上正在踢球的同学,他又继续说道:“还有,在咱们小的时候都学过一篇题目叫做《肥胖的罗大耳朵》的课文。这篇课文里面介绍了一位名叫罗纳尔多的来自桑巴国的天才足球运动员。他在他的运动生涯期间不幸换上了甲状腺功能减退(俗称甲减)的疾病。如果要是想治好病,他就必须要吃含有兴奋剂的药物,这样的话他就必须要离开他心爱的足球运动。所以他坚持不吃药,身体就这样胖得像个足球一样,可是他继续在足球场上摧城拔寨,进球无数,拿到了世界上他所能拿到的各项足球赛事的冠军和无数的荣誉。更是成为了让所有后卫闻风丧胆的肥罗。”

     “所以”任破天看着徐长风说道:“你不要小瞧了胖子。每一个胖子,都是一支潜力股。而且像你这样瘦的人,如果真要是去山里面骑行,到时候山里的大风一吹,我怕你会被山风给吹的倒回去,永远骑不到山顶啊!哈哈。。。哈哈哈。。。。。。”

     任破天说完,哈哈的笑了起来。。。。。。

     罗克敌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像任破天他们这么大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已经是华夏国青年队的一名正式队员。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和任破天他们一样,除了每天的训练,整天的在队里面和队友一起打打闹闹,拌嘴吵架的,那时的生活是那样的惬意和无忧无虑!

     尉迟西风这个时候微笑着对任破天和徐长风出言劝道:“好了,小天还有长风,你们俩个别吵了!还是听听罗老师怎么说吧!”

     精神上有点恍惚的罗克敌一时没有听见尉迟西风的话,一直站在那里想着自己的心事,直到闻到一股浓烈的臭脚丫子味,他才回过神来看见任破天站在离自己非常近的地方,正回头跟尉迟西风他们说道:“坏了,我估计罗教练这是元神出窍啦。。。。。。。”

     任破天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动手把自己的鞋脱下来。“住手,你要干什么?!”罗克敌看到这种情形马上出声大声的喝止住任破天,同时自己往后退了好几大步,拉开与任破天之间的距离。

     退到健身房门口的罗克敌大口的呼吸了几口门外的新鲜空气,感觉好了许多的罗克敌朝任破天问道:“小天天,你刚才要干什么?”

     任破天看见罗克敌已经缓过精神,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他把手从还没有脱下来的鞋上拿开,然后放到自己的鼻子前面闻了闻,罗克敌、徐长风他们三个人看见任破天的这个动作,立刻有一种反胃的感觉,三个人非常心有灵犀的又朝健身房门口走了一步,这次停下来,等着任破天回答罗克敌的提问。

     任破天闻了闻自己摸过鞋的手,感觉不是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臭,他完全没有注意此时的健身房除了自己之外,其他的几个人都已经站到了健身房的门口。

     任破天看了一眼罗克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罗教练,我们刚才看见你自己站在那里,西风哥哥喊了你好几声你也没有反应。后来。。。。。。”

     “后来你是不是以为我的魂魄或者元神什么的被脏东西给抓走了,而切据说这些脏东西最怕碰到带有强烈臭味的东西。一遇到这些臭味特别强的东西,它们的功力就会减弱,而我被抓走的元神就可以趁机自己回到我的身上。你刚才是不是这样想的?”罗克敌打断了任破天的话,气哼哼的质问着他。

     任破天挠了挠头,有点儿困惑地说道:“额滴个神呐,罗教练您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您还会读心术?”

     “读你个大头鬼啊”徐长风在旁边看不下去了,他朝任破天翻了个白眼,又好气又好笑的道:“就你这个,是个人就知道你要干嘛。都不用问你,你一定是从现在那些狗血的电视剧上面看来的。”

     “呃。。。。。。”任破天被徐长风说破自己的想法,脸腾地一下变得通红,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站在那里。

     “小天天”罗克敌忍不住道:“我觉得你不应该加入骑行社团。。。。。。”

     “啊”任破天讶然的抬起头看向罗克敌。

     罗克敌笑靥如花的道:“我觉得你应该加入学校的写作团队。以你的想象力,将来肯定可以写出非常畅销的小说。”

     “噗嗤。。。。。。”徐长风、卢英雄还有尉迟西风都被罗克敌的话给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任破天则站在那里低着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看着罗克敌腼腆的道:“罗教练,我还是想跟您学习骑行,要不这样好了,我今后在有空的时候写一写网络小说试试,争取在写小说的人里面我是骑车最快的,在骑车的人里面我是小说写得最好的。”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