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破风英雄 第二十九章 任破天的小目标
    罗克敌几个人全都被任破天说的话给逗得大声的笑了起来,四个人的笑声之大以至于都传到了远处的体育场上。

     马福顺正在跑道边上和郭子说着什么,两个人听见从远处传过来的笑声,抬起头看了一眼声音传过来的方向。马福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郭子有点儿讶然的道:“马教练,你怎么了?”

     马福顺看了一眼郭子,指了指健身房道:“你刚才也听见那边屋子里面的笑声了?”

     郭子点了点头道:“听见了。”

     “知道他们为什么笑吗?”

     郭子摇了摇头,看着马福顺。

     马福顺摸了摸自己钢针一般的胡子,有点惋惜又有点忿忿不平的说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他们笑的这么欢乐,还不是因为那个任什么?对,就是小天天那个大活宝。我想他一定又是说了什么搞笑的话,这才让罗克敌他们几个人可以这么放肆的大笑。”

     “哎。。。”马福顺说到这里神情一变,叹了口气道:“要是他这个大活宝能来我的田径队就好了,他一定会是田径队里面最会搞笑的。”

     说完,马福顺又自言自语的道:“不过今天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见他们几个人出来,难道说今年的小骡子改变他的训练风格啦?”

     马福顺说完之后又摇了摇头,看着郭子道:“算了,不去想小骡子的事情了。反正一会儿他们还要来找我,到时候你去跟他们几个人打听打听去,看看小天天又做了什么搞笑的事情出来。对了,咱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郭子随口答应了马福顺一声,不过他现在心里面有点纳闷,刚刚马福顺说过一会儿徐长风他们几个人会过来田径队找马福顺,可是自己没听说自行车队的人跟田径队有什么关系啊。。。。。。

     。。。。。。

     “好了,好了,都别笑了”罗克敌看见徐长风已经夸张到就要笑得满地打滚,他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徐长风,然后说道:“现在站好听我说。。。。。。”

     徐长风把自己笑出来的眼泪擦干净,呵呵呵的笑着走回到队伍里。任破天借着这个机会,赶紧偷偷地问旁边的尉迟西风:“西风哥哥,刚才我又说错话了吗?怎么你们几个人笑得这么开心啊?”

     尉迟西风笑盈盈的道:“小天啊,你刚才说的都挺好,就是最后的时候我们感觉你的野望比较大了一点。”

     “噢”任破天点了点头道:“我觉着人嘛,活着总要有个目标。人如果没有了目标那整天活着就是在混日子。咱们华夏国很久之前有一位首富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要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我没有他那么大的野心,我只是想跟随罗教练认真的学习骑行。”

     任破天说到这里,指了指徐长风和卢英雄,道:“如果真的到了我在这里也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天,在我们三个人里面,我只希望自己是能够坚持到最后一个退出骑行社团的人,那样的话我就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罗克敌他们几个人听见任破天说的话,全都用一种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眼神在上下打量着这个看起来说话做事都有点儿憨头憨脑的家伙。他们谁都没想到,刚才这样的话是从任破天的嘴里面说出来的。

     徐长风此时也没有再跟任破天斗嘴,而是看了一眼他,安静地站在队伍里,看着罗克敌。

     罗克敌又认真的看了一眼任破天,然后说道:“你们刚才也都互相认识了,从今天开始,尉迟西风就是明川高中自行车队的队长。”

     “是”尉迟西风上前一小步道。

     “好了,下面我来说一下今天接下来的训练内容。。。”罗克敌看了看尉迟西风,道:“西风,去屋里把东西拿出来。”

     “是,教练”尉迟西风答道,然后转身向健身房的里屋走去。

     罗克敌看着任破天他们,道:“一会儿你们先跟西风学一下怎样徒手扒胎和更换内胎,然后去体育场那里找田径队的马教练。我已经跟他打好招呼,你们三个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体能训练,就马教练来负责。”

     徐长风听见罗克敌说他们一会儿要跟尉迟西风学习徒手扒胎,赶忙对罗克敌说道:“稍等一下,我听见刚才你要我们今天开始学习徒手扒胎是吗?”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罗克敌不悦的道。

     “你要搞清楚,我加入骑行社团要跟你学习的是骑行的技术,不是什么马路边上修里自行车补车胎的技术。”徐长风针锋相对的回敬道。

     “哦”罗克敌看了一眼徐长风,淡淡的道:“这么说你是有意见喽。”

     徐长风一脸严肃的道:“我请您现在教我正式的骑行技术。”

     “这个徒手扒胎就是啊”罗克敌说道:“我问你,如果你在比赛的时候自行车突然发生故障你会怎么办?”

     “比赛的时候都有车队的后援车跟着,到时候换一辆新的继续骑不就完了。”徐长风干脆的回答道。

     罗克敌听徐长风这么说,嘴角一撇,不屑的道:“后援车跟着?你知不知道国际自联规定在高中生一级的业余赛事当中只允许每支车队有一辆后援车全程跟随车队完成比赛?你又知不知道一次比赛会有多少支车队报名参加?这么多车队的后援车挤在一起,人家凭什么要让你们车队的后援车走在前面?而且后援车主要是跟在车队主力车手或者是骑行在最前面的车手身后,假如你不是车队的主力车手,发生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办?”

     “还有”罗克敌接着说道:“一辆后援车里面要坐一个司机,一个随队医生,还有车队教练和维修技师,四个人就把整辆车坐的满满当当,车里又能放下多少需要更换的零件。”

     罗克敌说到这儿,看了一眼卢英雄,问道:“如果你是车队的主力车手,遇上你的车在比赛当中突然发生故障,而后援车又被别的车辆堵在后面一时间上不来,你会怎么办?”

     卢英雄把头一抬,大声的回答道:“报告教练,如果我是主力车手,我会把我的车跟我身边队友的车先交换一下,我会骑着他的车继续完成我的比赛,而队友则需要等待车队后援车上来维修更换之后之后再重新参加比赛。”

     “嗯”罗克敌点了点头,道:“没错儿!那如果你不是车队的主力车手呢?如果你就是那个你口中的那个主力车手的队友呢?你难道就只能安静的等在路边看着别的选手从你身边骑过,而你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无法完成比赛,到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办?”

     “我。。。。。。”卢英雄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事情,所以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回答罗克敌的问题。

     “小天天,我再来问你”罗克敌看着任破天道:“假如说你们三个人在郊区的大山里面进行骑行训练的时候,你的车胎突然发生爆胎,你会怎么办?”

     “我不知道”任破天倒是非常诚实地回答道。

     “训练的时候。。。”徐长风听见罗克敌问小天天这个问题,他的眼珠一转,看着罗克敌道:“不是还有辅助的撬胎工具吗?真要是训练时候车胎爆了,到时候用撬棒不就可以啦,我们干嘛非要学徒手扒胎呢?”

     罗克敌听徐长风说,从身后墙角处的纸盒里拿出几样东西,然后走回来道:“这就是你口中所谓的撬棒。”罗克敌冲徐长风他们扬了扬拿在手里的东西,道:“这两种是塑料的撬棒,根本就不结实,用它只能起到添乱的作用。这两种。。。。。。”

     罗克敌敲了敲拿在手里的两根扁扁的金属片,金属片马上发出“叮、叮”的金属撞击声,罗克敌说道:“而这两种由金属制成的撬棒,结实程度上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如果你掌握不好使用的力度还有角度,它完全有可能会在撬起车胎的同时对你的自行车车圈造成一定的伤害。真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就只有打电话叫别人开车来接你了。而且你还要祈祷你的人品不要太次,保证大山里面会有信号,接你去的司机认得去接你的路。”

     “咱们再说回到比赛”罗克敌看见徐长风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他继续道:“如果在比赛当中你的自行车出现了问题需要维修,而你却第一时间无法通过无线电跟车队的技师说清楚你的车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你让技师怎么样提前做好维修准备,难道你要等后援车开到你身边的时候,技师再对你的车辆进行检查,然后等他确定了问题出在哪里之后再进行维修?”

     罗克敌说到这儿,看了下徐长风,说道:“你要知道自行车运动是一项争分夺秒的运动,你知道在公路自行车赛中一个车手的正常行驶速度是每秒多少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