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破风英雄 第十六章 高大上的楼道社
    几个正聚在一起聊天的男生听张琨神神秘秘的跟他们说待会儿他们要上的体育课上,好像还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顿时好奇心大起的几个人把张琨围在了中间。

     只听其中一个叫王磊的男生向他说道:“我说竿儿哥,你知道什么就快告诉我们,一会儿的体育课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听王磊叫他竿儿哥,张琨无奈的晃了晃脑袋。从早上的开学典礼结束以后,自己竿儿哥这个全新的外号,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声还没响就被盗走之势,迅速的在明川高中的学生当中传播开来。只不过这传播的速度让张琨都出乎意料。。。。。。

     张琨中午去食堂打饭的时候,窗口负责打饭的师傅一看是他,立刻笑容满面的跟他说道:“哟,你就是传说中的竿儿哥同学吧?来,我给你多打几勺饭。你听叔跟你说,你可真的要多吃点儿。咱可不能太瘦,太瘦了回头二级风就出不了家门,要是一出门让风给吹走了,你还怎么来上学来啊。”

     窗口打饭师傅说的话让排在张琨后面的师生听见了都悄悄的捂着嘴笑了起来,张琨则是憋红了脸,无奈的跟师傅解释着自己一上午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话,“我不是吃得少才这么瘦的,我天生就是这样的体型。。。。。。”

     “噢,那还是胎里带的啦。。。。。。”看张琨说完,打饭师傅把打饭用的大勺子一挥,总结性的说了一句。排在张琨后面的师生听见之后,只能又更加用劲的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的笑声不要传出去。

     “对了,你看看你们班的任破天同学,就是你们叫他一堵墙的那个同学,他一个人就从我这里打了两份饭菜走”卖饭师傅又说道:“虽说我看他是太胖了一点,可是你看看他的饭量,这才是你们半大小子现在这个年纪应该有的饭量才对。所以你也要多吃一点才成。来,我再给你一勺饭”打饭师傅自顾自的说完之后,也没管张琨同不同意,又给他已经米饭堆成了小山般的餐盘上面加上了一勺饭。

     张琨现在身后已经没有师生在排队等着打饭了。所有人都捂着嘴笑着去了其它的窗口排队,他们怕自己忍不住会真的大笑出来,这样会让张琨和自己都觉得很尴尬。

     食堂里吃个饭也中枪的任破天刚把一块香喷喷的炸鸡排咽下去,毫无征兆的就打了一个声音非常响的喷嚏,此时恰巧走到任破天身边的张琨,对他喷嚏留下心理阴影的张琨,突然看见任破天又对着自己打了一个喷嚏,张琨吓得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这下又惹得打饭师傅对窗口打饭的人说道:“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人太瘦了就是不好。你看看,别人就跟他身边儿打个喷嚏,他在边儿上身子都来回的乱颤。这不多吃一点长的胖一点成吗?”

     再憋下去真的会憋出内伤的师生们再也忍不下去,全都哄堂大笑起来。不明所以的任破天看了看食堂里的人都在哈哈大笑,他憨憨的挠了挠头,继续低下头去消灭自己的第二块炸鸡排。而此时的张琨已经一个人走出了食堂,对于自己走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只不过张琨竿儿哥的外号在这之后更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声还没响就被盗走迅雷随后响了而盗贼已经如光速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势,光速一般的在学校传播开来。张琨到现在也只好默认了这个竿儿哥的外号,他还安慰自己,好歹自己也是被人叫哥的人了,比起叫瘦头陀要好听一点儿。

     所以此时张琨听见王磊叫自己竿儿哥,他也就是心里面滚过一阵的无语,但是仍然回答道。“今天是咱们来明川高中上的第一节体育课,上课开始之前会有田径队的总教练马福顺跟体育老师一起来咱们班。”

     “他一田径队的教练,来咱们班干什么?”任破天问道。

     张琨看了一眼任破天,道:“一堵墙你这个问的好。他来干嘛?他来咱们班招田径队的学员。”

     “招田径队的学员。。。招什么田径队的学员?”众人一起疑惑的问道。

     听大家这么问,“你们。。。”张琨有点无语的看着他们道:“你们刚才几节课的课间都干什么去了?难道没有跟其他班的同学一起聊过天吗?”

     这些男同学有的说自己在教室跟其他男生聊天的,有的说自己课间去上了趟洗手间然后就回到教室的,反正就是没有在楼道里跟人聊天的。

     任破天则说自己每节课的课间就全都趴在桌子上睡觉。只是他没有跟这些人说昨天夜里自己做了一晚上的骑车比赛的梦,就因为现在差不多每天夜里都会做这个奇怪的骑行梦,闹得他第二天一白天都精神萎靡不振的。

     任破天可不会把他的这些隐私说出来,所以他只是说自己每节课的课间就全都趴在桌子上睡觉。张琨无奈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听说过楼道社吗?”

     “楼道社?没听说过。”所有人都对张琨摇了摇头,班里一个叫韩森的男生向张琨问道:“竿儿哥,你刚才说的楼道社是个神马东东?你给我们讲讲。”

     张琨再次用无奈的眼神看了围在自己身边的这些男生一眼,清了清嗓子道:“这个楼道社,说起来吗话就长了。你们平时看电视、报纸、网络新闻什么的,在每篇新闻的开头或最后都有署名什么什么通讯社,像米国的米联社,腐国的路通社等等这些,这些通讯社都是官方的,发布的也都是官方的新闻。”

     “而楼道社,它主要是指在学校的学生之间传播各种发生在学校同学和老师身上的各种新闻和小道消息,当然还有男女同学之间的那种谁跟谁交个朋友,谁喜欢谁啊这些什么的八卦新闻。你们这下明白什么是楼道社了吧?”张琨说完之后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这些男生。

     男生们听完张琨对楼道社的解释,心里面不觉恍然大悟,所有人全都在心里面想着,什么楼道社?听起来感觉是个让人感觉特别高大上的名字。其实就是街边大妈路边社的学校版!

     这个竿儿哥,好像听别的班的同学说他在原来的学校就是这个神马楼道社的社长,现在看来,他把自己天生热爱八卦的热情也带到咱们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