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破风英雄 第四十章 母子对话
    谢金凤把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狠狠的一拍,冲着任破天怒道:“谁让你坐下来吃饭的?!把你手里的饭碗先放下,回答老娘的问题,说,你今天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任破天看见自己的老娘朝自己真的发了火,他脑袋用每秒一百公里的时速飞速的转动了两秒半,然后又迅速的夹起一块炖牛肉放进嘴里,在谢金凤彻底要朝自己倾泻怒火之前,站起身拉开书包拉链,从里面拿出几页装订打印好的纸递给谢金凤。

     谢金凤从任破天手里接过这几页纸,看见最上面写着《营养菜谱》几个黑体大字,她疑惑的问任破天道:“这是什么?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我问你你今天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呢?”

     任破天耸了下肩,幽幽地道:“还不是因为这个。我们高中有个骑行社团,正好我也想在上高中后通过运动去减减肥,所以我在放学后就报名去参加了。这个是我们教练特意给我制定的每天的减肥食谱。他要我以后每天的三餐都要按照这个营养菜谱来吃,再配合他制定的运动计划,说保证可以让我三个月就瘦下来10多斤呢。”

     “什么”谢金凤听任破天说完,惊讶的看了看任破天,又看了看手里面拿的那几页纸,然后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任破天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身上的校服这么湿就是因为我刚才训练的时候出的汗水太多了的缘故。”

     谢金凤听任破天这么一说,赶忙紧张的让任破天坐下来,然后又仔细地看了看他,紧张地问道:“你报名参加这个什么骑行社团干嘛?你忘了你自己的身体。。。。。。”想减肥说着指了指任破天的肚子道:“你忘了你哪里怎么回事啦?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任破天看谢金凤一脸紧张兮兮的神情,他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道:“没事儿的,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不过。今天只是试了一下,感觉还不错,要是我感觉不好,我肯定会说出来的。”

     谢金凤一听,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又仔细的翻了翻手里面的《营养菜谱》,道:“你那什么教练说这个真的管用?我怎么看着这里面写的每个菜的做法都是缺油少盐的,这能好吃得了吗?”

     任破天不高兴的道:“什么叫管用吗?告诉您,给我训练和制定这个菜谱的人那是帝都体育大学营养学什么的专家呢,好些人花高价请他给自己制定这个营养菜谱呢。我这个可是他免费给我量身特别制定的。”

     “是不是真的?”谢金凤不相信的道:“要是真按你说的这个人这么厉害,他怎么还在你们这么一所没多大名气的高中里面当一名什么教练啊?真有这本事,他干吗不出去挣大钱啊?”

     任破天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们教练是退休以后才来到我们高中的,好型听说他之前的母校就是我们明川高中,所以他退休后回到我们学校义务的当了一名教练。反正我听别人说,我们学校前几年里有几个跟着他练习田径的,好像都有进入国家青年队的呢。”

     谢金凤现在有点儿疑惑的问道:“田径队?你刚才不是说你报名参加的是骑行社团吗?怎么这里又有田径队的事儿了?”

     任破天解释道:“我报名参加了骑行社团不假,可是我们社团的教练觉得我们几个新加入骑行社团的学生现在的身体素质和体能实在是太差劲,所以他才拜托田径队的教练带着我们一起练习体能,争取把身体素质和体力全都尽快的提高上来,达到我们骑行社团教练的要求。”

     谢金凤想了想道:“我看你也别报名参加什么骑行社团了,你就跟着这个田径队的教练练习田径,你也争取将来进入国家队,那时候你妈我的脸上得多有面子。”

     任破天摇了摇头道:“我才不呢,我就喜欢骑行。”

     谢金凤瞪着任破天道:“嘿,还反了你了。你还敢跟老娘顶嘴?!”

     任破天没理谢金凤,低着头一筷子接一筷子的夹着盘子里面的炖牛肉往自己的嘴里面送着。谢金凤看了一眼跟自己赌着气的任破天,心里面叹了一口气,她太了解自己生下来的这个儿子了。这小子从小的时候开始就特别的倔,凡是他自己认定了的事情,谁说都没有用,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去努力的去做。

     就好像初三整整一年,这傻小子认为自己不能再继续浑浑噩噩的下去,结果整整一年没看电视,没玩儿电脑游戏,就是专心致志的认真读书,结果从每年全区中考排名最后几名的学校考到了还算稍微有一点知名度的明川高中。中考的结果一出来,直接轰动了任破天原来所在的那所初中,自己也在这一片儿的街坊中着实的风光了一把。

     谢金凤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叮嘱任破天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自己的身体。任破天嘴里面嚼着炖牛肉含糊的答应着。。。。。。。

     快吃饱了的任破天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他问道:“妈,您要是辞了职,那您去干什么去啊?”

     谢金凤笑了笑道:“我也什么也不干了。我不出去找工作了。下午的时候我打电话跟你爸爸商量好了,咱们家院子里不还有几间空着的房子吗,我打算这几天收拾收拾,然后给租出去。”

     任破天道:“那咱们这里不拆了吗?”

     谢金凤道:“还拆什么?你爸爸今天早上就拿着街坊们收集好的资料去了区里还有市里面的有关部门反映新时代公司对咱们这里拆迁出现的问题。你爸爸交上去的这些反应材料都是街坊们收集到的真实材料,我估计一时半会儿咱们这里不可能再有拆迁了。”

     任破天对这些事情不是特别的明白,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您怎么又想来把院里的空房给出租出去呢?”